湖南无新增确诊病例 17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
来源:湖南无新增确诊病例 17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发稿时间:2020-03-29 18:13:06


2004年11月15日,河南民权县周岗村两名孩童“毒鼠强”中毒,一死一伤,吴春红被认定为因琐事“投毒报复”的凶手。2005年6月23日至2007年10月30日,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次以故意杀人罪,判处吴春红死缓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三次以“事实不清”为由,发回重审。

当下,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,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。香港市民直言“我们好痛恨病毒,但我们更讨厌‘黄毒’。”香港《大公报》评论指出,大战当前,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,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,抗击疫情。泛暴派抢眼球、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,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,完全是不择手段、不负责任,罔顾公众健康。3月29日,河南商丘民权县16年前“投毒杀人”案当事人吴春红的再审辩护律师李长青告诉红星新闻,该案将于4月1日上午在河南高院开庭宣判。

此前报道: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对纽约州实行强制性隔离

此前,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,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“新冠肺炎”,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,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。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,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“瘟疫之河”的污名,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,质疑泛暴派的动机,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。

“该案存在诸多疑点。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,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;吴春红本人称,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、诱供下作出的。”李长青说。

2018年9月,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,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确实、不充分,指令河南高院进行再审;2019年10月24日,该案在吴春红服刑的浙江省金华监狱再审开庭。

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,该案第四次开庭前,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:“存在的主要问题是,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,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,但未检出毒鼠强,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,只有他自己的供述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证据。因此,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。”

据香港《文汇报》3月30日消息,本年初,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拨款,委托社福机构购买物资,制作防疫包。首轮防疫包定于月中开始派发,而香港湾仔民政处在3月20日叫停该项目,指出防疫包的小册子中有数项错误,包括将124万元拨款写成105万元、将区议会未有定案的项目写入,以及将新冠肺炎污名化等。

何俊贤(图源:香港“东网”)

面对声讨,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却反复声称,民政处与建制派是在“政治打压”,而对于小册子中的各种问题杨却始终不正面回应。对此,拥有12年香港区议会资历的工联会新界东办事处主任邓家彪指出,民政处对区议会的拨款审批相当严格,凡漏印区议会名字或作个人宣传的活动,一律均不会发还款项,过去曾有先例,完全不涉及杨所说的情况。